赤坂牙科诊所义 高宫 善正先生 医疗法人财团 兴学会

从口腔外科到美容牙科

出身于口腔外科,现在也致力于牙科美容方向
我最初虽然从事口腔外科,但除此之外也不断对牙科各个领域进行临床和研究,而近年来则致力于牙科美容方向。
现在患者对于关于牙科治疗的相关意识越来越深化,除了整牙、镶牙以外,越来越多的人还提出了牙齿美容的需求。我正是因此以牙科医生的身份将这个领域作为了自己的主要方向。
高宮先生

我成为一名牙医的原因

我的叔叔是一名外科医生,正是年少时叔叔对我的影响令我走上了医学之路。因为我非常喜欢精细的工作,又十分热爱生物,因此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牙科医生作为自己的方向

谨慎认真地对待每一天的诊疗工作

循证(医疗领域的根据或证据)治疗是我在牙科治疗时的首要原则。近年来由于互联网的普及网上各种信息鱼龙混杂。据说有牙医在龋齿不太严重的时候就会把其挖掉,但是这样补上的填充物随着时间的流逝必定会与牙体间产生缝隙。而与此同时在以先进的牙科治疗技术著称的瑞士则在通过控制牙菌斑和对氟素的使用治疗龋齿,避免了牙体的缺失。我在平时的诊疗中会对患者详细解释治疗方针,坚持循证治疗。
牙医和患者在治疗方法上达成一致是开始治疗的前提。同时患有龋齿和牙周病的患者需要首先进行正确刷牙的指导,然后再开始治疗龋齿。这种治疗方式会非常有效率,也会减轻患者的负担。
此外我们还引入了瑞士的牙科预防方法,希望大家一辈子都能用自己的牙齿享受美食和开怀大笑。

日本人与中国人关于口腔知识的意识差别

高宮先生4
近来每 10 个里面就有一个是中国患者,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专程从中国来治疗牙齿。来院的中国患者和日本患者在口腔知识方面最大的区别就是口腔卫生的认识。
例如牙周病的患者中日本患者大多数病程较轻。而我迄今为止见到的中国患者近乎100%都罹患牙周病。
而其病状也大多都在中度以上。牙周病发展到中度以上时牙周袋较深,更易发生牙齿松动,治疗时间也通常较长,是非常麻烦棘手的情况。

也有一些来院的中国患者是通过医疗旅游的方式,带着医疗观光的目的来日,这些中度牙周炎患者仅仅来院一、两次非常难以治愈。来日入院治疗牙齿的患者中排第一位的是“牙周炎治疗”,其次是“补牙”。补牙是用材料补全牙体缺损的部分,因此有很多患者要求替换成日本生产的补牙材料,或者将金属牙换成自然色的牙体。

因为我在治疗时可以和患者用汉语交流,因而为来日的中国患者或者住在日本的中国患者带来很大的方便。

关于中国的牙科治疗情况

从来自中国的患者处得知,中国国内的牙科医院当日就诊十分困难,即使有预约也需要等待很长的时间,十分不便。等待就诊的时间拖得越久症状就会恶化地越严重。牙科治疗的效果也难以令人满意,而这一点不仅是牙科,整体医疗也都存在这个问题。

来院的中国患者中约有八成居住在日本,其余两成则是旅游访日。
或许是因为在日本除了国民健康保险以外大家都需要自费就医的原因,所以能使用更高质量的补牙材料获得更满意的治疗结果。

去年下半年以来来自中国的牙科患者增长地非常迅速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这些患者,我们正在计划开设支持汉语的预约服务。

启蒙口腔健康预防,拥有长久健康的牙

关于牙科在中国还没有这种“预防”的思想,有的只是“治疗”。但是我院将“预防”也视为一大要务。坚持定期检查、尽可能做好自身的口腔卫生管理,剩下事情就交给我们牙科医生来解决。我们希望能够为中国患者做好“预防”概念的启蒙工作。

医生你看着办就行

高宮先生
来自中国的患者的思维方式其实与之前的日本很相似。
也就是“医生你看着办”。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患者更倾向于听取各种各样的意见之后最后做出判断。
例如我在给日本患者治疗的时候会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全盘考虑对方的牙齿状态、经济状况、饮食生活习惯等各个方面,然后提出补牙材料的选择方案。
但是换成中国患者则会说:“医生你看着办就行,帮我选最好的”。
这样说并非是比较哪一个更好,而是反映出各自思维倾向的这种差异性。

高宮 善正先生の歯科治療が受けられるクリニック

医療法人財団 興学会 赤坂歯科診療所

医療法人財団 興学会のホームページへ

赤坂歯科診療所

東京都港区赤坂5-5-18 オースピス赤坂1F
TEL:03-3583-1818
午前 9:30 ~ 午後 1:00
午後 2:00 ~ 午後 6:30
【休診日】日曜・祝日
興学会 赤坂歯科診療所

赤坂歯科診療所

赤坂歯科診療所へ電話をかける

google mapでアクセスを見る

その他の信頼のおける歯科医師たち

  1. ミライズ矯正歯科 南青山 富田大介醫師

    ミライズ矯正歯科 南青山 富田大介醫師